-

“戰先生。”白卿卿喃喃道。

那一聲戰先生,戰墨深隻覺得靈魂都在顫抖,有什麼東西像是壓抑不住的快要出來一般。

白卿卿在說完這句話以後,沉沉的昏睡過去。

戰墨深忙回神,快步走到她的麵前,寬厚的大掌放在她的額頭上。

“怎麼燒的那麼燙!”戰墨深當下一把脫下自己的西服,蓋在白卿卿的身上,直接將她打橫抱起朝著樓下走去,他不是醫生,他能做的就是先送她去醫院。

以最快的速度,戰墨深帶著白卿卿來到一傢俬人醫院,直接給她最好的照顧。

幾分鐘後,醫生給白卿卿掛完點滴出來,戰墨深立刻將她攔住,他道:“裡麵的病人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戰爺,隻是發燒而已,不過她的身體真是有夠虛的,一個小小的發燒都能讓人昏迷過去。”醫生如實回答道。

“你們好好給她調理調理身體。”戰墨深不放心的說,隻要想到她燒的迷迷糊糊的樣子,他總是不自覺的揪心,她是特木爾的女人嗎?如果是,為什麼特木爾一點都不知道照顧她?

正想著,戰墨深的手機鈴聲響起來,是上官靈欣的電話。

戰墨深走到空曠的走廊處接通電話。

他還冇有來得及出聲,裡麵傳來上官靈欣焦急的聲音,道:“墨深,你在哪裡啊?為什麼在集團裡冇有看到你呢?我還想著和你一起吃飯的呢!”

“我在醫院。”戰墨深淡淡的說道。

“怎麼在醫院?是身體不舒服嗎?”上官靈欣忙詢問道。

“不是的,是一個朋友發燒了,我帶她來醫院治療。”戰墨深說話間看向白卿卿病床的位置,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可以醒過來。

“朋友?什麼朋友啊?是我認識的嗎?”上官靈欣不動聲色的打探道。

“不是,其實我也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,昨天我追尾了她的車,今天是來給她賠償的,誰知道看到她一個人在家發燒暈過去了,所以送她去一趟醫院。”戰墨深解釋道。

上官靈欣挑挑眉,道:“把你現在的位置發給我,我來看看吧,畢竟我覺得我的醫術應該是比醫院的醫生要高明一點的。”

“好的。”戰墨深答應下來,正好他也不是很放心。

收到地址,上官靈欣立刻前往戰墨深目前所在的醫院,她越聽戰墨深的話越是覺得不對勁,一定是什麼妖豔賤貨故意弄出來的計劃,裝什麼發燒,看她不狠狠的拆穿她的假麵!

白卿卿醒過來是在十分鐘後,入目是醫院的場景,她以為是特木爾送她來醫院的。

隻是當她轉頭,看到坐在自己旁邊的男人時,臉上滿滿的都是震驚。

“怎麼會是你?”白卿卿驚恐的問道,她明明一直都在躲著他了,為什麼他還是要和狗皮膏藥一樣黏上來?

又來了,又是這種表情,戰墨深都懷疑,他長得有那麼嚇人嗎?

“為什麼不會是我呢,不是我能是誰?特木爾嗎?特木爾現在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呢,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照顧自己女人的。”戰墨深冷聲嘲諷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