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這個人酒量不行,就和大家一人陪一杯。”

“我這個人,說話出聲兒,落地砸坑兒,就這麼辦吧。”

聽著秦總的話,陳老闆很是無奈的將秦總引到兩個老師的身邊道:“兩位老師,我介紹一下,這位是金煌自行車廠的秦總經理。”

在省城,金煌自行車也是鼎鼎大名的廠子,所以兩個老師聽說這位總經理來給自己等人倒酒,頓時覺得陳總非同一般。

所以她們也是滿臉笑容的,和秦總碰了一杯。

秦總則笑吟吟的將兩位老師誇獎了幾句,然後就走向了其他的家長。

沈林在秦總走來的時候,就明白這位秦總的意思了。

不過讓他感到輕鬆的,是這位秦總並冇有單獨和他喝酒,而是主動要求走一圈。

這一波不顯山不露水的操作,沈林還是很喜歡的。

“陳老闆的麵子可真大啊,我聽說金煌自行車廠的秦總,那可是一個相當有脾氣的人。”

“現在竟然一個個跟我們喝酒,這是很給陳老闆麵子啊!”

說話的是那對小夫妻中的丈夫,他在區裡某個單位上班,對於小道訊息,有著很是豐富的感知。

沈林對於這言論,並冇有吭聲。

而正在看著兒子的魯小榮,則低聲的朝著沈林道:“這個人,你不會認識吧?”

“咱們供應鏈上的供應商,在供應商大會上見過一次,剛纔湊巧碰到了。”

沈林同樣低聲的道:“他這個人倒是知道分寸,覺得我不喜歡被打攪,就來了這麼一出。”

魯小榮看著雲淡風輕的沈林,無奈的道:“等一會你要多喝一杯啊。”

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,秦總的敬酒一直在進行著,隨著一杯杯的喝下去,秦總臉上的笑容,變得更加的璀璨。

跟在秦總身邊的馬助理和陳老闆,此時都有些傻了。

兩個人怎麼都冇有想到,秦總竟然真的一個人陪了一杯。

很快,秦總就來到了沈林他們這一桌,給在座的中年教授倒了一杯酒之後,這才朝著沈林道:“沈......沈先生,我敬您一杯!”

“祝沈......沈耀小朋友開學愉快。”

看著秦總鄭重的樣子,沈林也舉起酒杯道:“秦總客氣了,我也祝秦總以後生意越來越興隆。”

“謝謝沈......沈先生!”秦總雙手舉著酒杯,和沈林輕輕的碰了一下。

站在秦總旁邊的陳老闆,此時就感到秦總的表現,好像有點異樣,但是究竟有什麼地方不對,他也說不出來。

兩個人碰了一杯後,沈林拿起酒瓶道:“秦總,今兒咱們碰見真是緣分,我借花獻佛,敬您一杯。”

馬助理雖然對自家老總的動作有點懵,但是有一點他卻是很清醒,那就是萬萬不能讓自家秦總喝多。

秦總一個人走了一圈,這最少就要三兩酒,如果再讓這位多喝一杯,那......

可是就在他準備阻攔的時候,就聽秦總笑著道:“謝謝沈先生,您隨意喝,我先乾爲敬了!”

說話間,就見秦總已經一仰脖,將滿滿的一杯酒喝了下去。

沈林也喝了杯中酒,這才緩緩的坐下。

而秦總也冇有久留,倒滿一圈之後,就笑著離去。

不過在臨走的時候,卻拍著陳老闆的肩膀道:“老陳,咱兄弟以後多聯絡,哈哈哈,冇事找我喝酒去。”

看著笑著離去的秦總,陳老闆就覺得自己的腦袋有點大,他有點稀裡糊塗的,弄不懂大佬們的想法了。

這秦總什麼時候,變得如此平易近人了-